每天都被自己污到的阿浅

这里一只画渣+文渣,请多关照。
粉全职粉盗笔还粉些杂七杂八的…


占tag致歉。
一个群宣。
群号:581507136

趁着中秋宣下群。
梦间集语c
禁语音禁黄豆禁刷屏。
开暗堕与少年体。
开无剑,需人设,最多三。
群里笛哥和箫是神仙,欢迎围观。
来玩啊。
下面是戏。中秋梗的。看完了考虑一下来玩吗。

#淑女剑#(阿鬼)
-

  矫首朝着空荡桥头探去了道视线,秋季夜晚夹杂数分秋意,凉风携着蹁跹落叶飘至单薄衣衫随即顺着边缘滑落,指尖温度渐褪唯有桌旁端着的烛光微弱,照亮着湖水,清酒气味入口,唇齿间酒香缠绕舒适自得,与同自身相对坐着身影看似睡意已至,身躯匍匐于桌台上久久未有出声。

  中秋月圆,应允了弟弟共赏明月好景的请求,湖水清澈,情花清香萦绕鼻尖,凉风舒畅,处处皆为得意之景,这绝情谷平日寂静无声,倒也清净,微敛眸眼指尖落至那熟睡面颊悄然轻触。

  “晚安。”

#引梦笛#(白厌笙)
沉梦常谧,银汉间只空余危浅清虚桓守,是余闵意二三,堪落为月盈必亏,吝予嘘叹,此鲜祚又年年,应是自明了,寻上黯辰以吊。

恰为季秋,寒霜欲吻枯枝又不甘,窃挤罅隙而来,正映指梢衫末粼蝶烁烁,谲芒璀错。压眦遗瞩,睑掩殷色,赋唇畔煦意三分。

落靴有孑感甚笃,宛空樽一觞只送流光聊表慰藉,酌来无味又难离,恐是俞睹俞思。骨撑怅笑,仄指薄笛,息音交媾,惊蝶扑朔去。

仲秋寥寥。

#圣火令#(苏余念)
虽是中秋佳节,天公却不作美,竟碰上了个阴云密布的天气。莫要说月了,连仅剩的几点碎星都看不明确。本想等着阴云散去,哪成想等来了劈头盖脸的一阵雨。即便是赶着去了山中凉亭躲雨,也还是给淋了个彻底。
凉亭自然是无甚遮挡的,仍有大滴大滴的雨点顺着风飘进来。鲜红的外袍沾了雨,颜色暗淡了几分,倒不似往日那般夺目了。金棕色的长发湿漉漉的搭在胸口,不时有几滴水珠顺着白皙精致的脸庞滑落,直至没入衣襟。一身金饰遭雨洗了一道反而更加明亮耀眼,在一片昏暗中闪着微弱却明亮的光。仿佛黎明将至时破开黑暗的那道微光。
未能赏月自然几分失望,一口气还未叹便被握住了手。抬头便撞上一双漂亮的异色眸子,大抵是他低了头,这么一望过去,连那双眼里的柔和都看的清清楚楚。
戴着黑色指套的手骨节分明而又修长。尚还未回过神来,手背上忽然覆上了一片温热的触感。惊讶的抬起头,被那双含笑的异色眸子望着一时又没了说话的心思。只听得低沉的声音在近处响起。
“与我而言,你便是我的明月了。”
不知何时已云销雨霁,清脆的虫鸣此刻突然十分清晰。躲了大半夜的月亮终于露了出来,矮矮的挂在空中,似乎触手可及。
还未来的及开口,纤长手指便抵上了唇。金棕色的长发随着转头的动作在眼前划出一道弧线。
“嘘,看这月色……”
只觉那张分外好看的脸又近了几分,异色眸中温和情意似要溢出。从身后照来的月光仿佛为他渡了一层银辉,低沉嗓音似在耳边响起。
“与初见你时,一模一样。”

#灵狐#(洹棉)
又是一轮月圆。
没什么不一样,同一轮月亮,同一个地方,同一杯酒
只是,身边多了一个蠢货。
嚷嚷着要与我赏月,害得我还要多准备一坛自己珍藏的酒,也不知道这蠢货明不明白这酒的美妙之处。坐在崖边,看着那轮满月,心下却没了往日的那份寂寥,听着她的闲话反倒觉得无比充实。真的是……不怕这酒有剧毒吗。
酒过三巡,崖边秋风到吹醒了自己不少。身边那人欲要睡着,搂住昏昏沉沉的她将她枕在自己腿上。
在外面都这么不警惕,那天被人暗算了都不知道。
嫌弃的瞥了她一眼,看着那张微醺的脸,叹了口气。
算了,中秋快乐。

#青莲剑#(林疏安)
夜空中挂着的明月被云半遮半掩着,满天星子倒亮的刺眼。冰凉夜风吹过林丛草树,发出沙沙声响,与虫鸣混在一处。白衣人影半倚着石桌与月对酌,举杯朝天遥遥一敬后一饮而尽。桌边还放着另一个斟满了的酒杯。亭边栽种着的兰花散发清幽香气,与满亭酒香搅在一处。
墨色眼眸在陈酿中浸了一道更清亮了几分,鸦色长发未曾束起,随性的洒在肩头,动作间扬起轻微弧度。豪气笑声打破幽寂氛围。执了纤细长剑踏出凉亭,一手执杯一手执剑在月下翩然起势。纤细剑身向前刺去,素白衣摆与深色披肩共扬起飘逸弧度。另一手执着的酒盏轻微晃动,几滴酒液沿着杯壁飞溅出去。手腕用力,长剑在空中挽出轻逸剑花。雪亮剑光随着飘逸洒脱的动作留下几道痕迹。
反手收剑负于身后,仰头将杯中剩余的大半残酒灌下。些许酒液顺着线条优美的下颌滑落,没入因先前动作而散乱的领口。
“人攀明月不可得,月行却与人相随。”微仰头轻笑着低声吟出诗句,鸦色长发随着轻轻晃头的动作摇曳。携着一身寒露重新踏入亭中,满亭酒香都被压弱了几分。再次靠坐在桌上自饮自酌,忽而转了头朝亭门处弯眸一笑。将置于桌上许久的另一酒盏递去。
满亭酒香与兰香迎面而来,却不及面前人一身寒气带着酒气的味道勾人心魄。接过杯盏浅尝一口,还未来得及开口便被一道清朗声音打断。
“手中有酒,心中有诗,眼中……有你。”

#玉箫#(阿零)
  白露将近,天气也渐渐地转了凉。桃花岛夜与中原极为不同,在这般应张灯结彩的佳节里岛中除却小辈们为热闹而挂上的几盏彩灯寥寥照亮一隅外,仍是一派的冷清。
  于是便独自出了殿外桃林内赏月,适逢仲秋,天边高悬的月亮宛如一幅银幕,月华流转。岛中的桃花也落得差不多了,满地的花瓣落作新泥,偶有微凉的夜风,却仍能卷起的阵阵的花香。
  手指摩挲着箫身,青玉雕刻的花纹有几处被磨得光滑,尾部流苏也因年岁而渐渐发白,却又因相伴之久而不舍换下,伸手欲将其解下,却沉吟片刻,摇头作罢。忽的忆起一段咏月咏花的旋律,便执箫置于唇边,双目微阖,气音顺着箫孔而出,转而凝为不同的音节,音节又连成音律,余音袅袅,自这月下桃林之中溢出。
  一曲终了,便听见有踏过草地的窸窣声,似是极为仓促,随着脚步声的越来越近,却仍旧从容立于原地,一手执箫,一手背于身后,悠然转身面向来人,含笑道:
  “…箫以运气为上,指法为末。气息讲究匀和,不急,不馁。”
  “小友何故这般慌张,不妨先与在下共赏这轮皎洁明月,可好?”

#真武剑#(庄子矜)
中秋的月色向来是最好的,今年也不例外的是个好天气。月朗风清,偶有几片云飘过也小心的避开了月,绕过它轻轻飘荡。
现下天色尚早,月亮才刚刚挂上了天边。夜晚的山崖自然是凉爽宜人,空旷的崖顶上只隐约听的些蝉鸣。还未至子夜,月亮还只是个半圆,缺了个大口子。黑袍的道人怀抱着拂尘,端坐与山岩之上。指尖掐着不知名的手诀,双眼半闭着,蝶翼般纤长睫毛轻颤,呼吸轻缓而平稳。
幽静山顶忽的响起阵脚步声,端坐着的道人缓缓睁开了眼。点漆般的眼眸温润平和,唇边挂着温和笑意。墨色长发由武当标志性的道冠规规矩矩的绾在头顶。两缕未束的须发顺着道人雅致白净的脸侧垂下,被冰凉夜风吹起轻微弧度。黑色的武当道袍被太极纹样的腰带束紧,高领的白色里衣将白皙脖颈遮的严实。
已至子夜时分,星消云隐,唯剩一轮嫩黄的满月高悬于空中,清辉撒了满地,四周都覆了一层银芒。手持拂尘的道人立于崖边,微微仰头注视着满月。清凉的夜风将道人的衣袍掠起,浪涌搬肆意翻飞,月下仿佛将要飞升的仙人。
道人忽然转过头来,墨色眼眸中溢满温和笑意,唇边挂着温和的笑。温和月光从身后轻柔的渡了层银边,醇厚嗓音缓缓响起。
“多少岁月流逝,唯一不变的,只有这皎皎明月。漫长岁月中,吾也从未觉得眼前明月如此美好。许是因为与阁下共赏罢。”

任温史同人本【舟中且做远来客】预售

日にうすいいかだ:

预售开始啦!请大家走链接到淘宝去买!
链接:
【【正气山庄】任/温x史艳文合志同人本《舟中且做远来客》全款预售】http://m.tb.cn/h.34cuh1A 点击链接,再选择浏览器咑閞;或復·制这段描述€OtIEb28Wm7c€后到👉淘♂寳♀👈

画渣别打我…

像素就这样你们凑合着看吧【生无可恋脸】